琼ICP备2008-808号


招商QQ:3270561200
  • 加强野外巡护探索社区共管机制 滇金丝猴保护见

    滇金丝猴保护见成效(人民眼·加强生物多样性保护)

      滇金丝猴幼崽。新华社发

    引子

    “喔——喔——喔——”一声声悠长的呼唤,打破了响古箐清晨的静谧。

    天蒙蒙亮,估摸着滇金丝猴已经醒来,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维西傈僳族自治县塔城镇响古箐的巡护员们开始朝着林间呼喊。

    “嗯嗯、嗯啊……”很快,林子里传来应答。

    地处云南白马雪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响古箐,生活着由10个“家庭”、60余只滇金丝猴组成的展示猴群,是目前唯一可供人们近距离观察滇金丝猴的地方。朝夕相处,巡护员们和这些滇金丝猴建立起特殊的联系:只有在他们的呼唤下,滇金丝猴才会从深山密林现身。这让远道而来的游客啧啧称奇。

    仰天鼻、粉红唇、大眼睛的滇金丝猴,是我国特有的一级珍稀濒危保护动物,生活在海拔2500米至4700米的高山森林里。白马雪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地处“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核心地带,是约六成滇金丝猴的栖息地。

    今年10月,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将在云南昆明举行。“作为昆明大会主席国,中方愿同各方分享生物多样性治理和生态文明建设经验。”2020年9月30日,习近平主席在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峰会上发表重要讲话时指出,“当前,全球物种灭绝速度不断加快,生物多样性丧失和生态系统退化对人类生存和发展构成重大风险。新冠肺炎疫情告诉我们,人与自然是命运共同体。我们要同心协力,抓紧行动,在发展中保护,在保护中发展,共建万物和谐的美丽家园。”

    “山积而高,泽积而长。”经过长期保护,滇金丝猴种群及总体数量不断增长。今年4月底,云南省林业和草原局公布历时两年多的滇金丝猴全境动态监测结果:滇金丝猴种群及总体数量已由1996年的13个种群1000至1500只,增至目前23个种群3300只以上。这次滇金丝猴全境动态监测以“政府+公益组织+专家+保护人员+社区居民”协同行动方式进行,其成果《滇金丝猴保护绿皮书》也已正式出版发行。

    滇金丝猴的保护成效,堪称我国持续推进生物多样性治理和生态文明建设的生动例证。夏日,记者走进白马雪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实地探访滇金丝猴如何迎来恢复性增长。

    加强野外巡护

    巡护力量日益壮大,手段日益多元,制度日益规范

    每天,从早上6点到晚上8点半,余建华都在响古箐守护着猴群。为他遮风挡雨的,是一个简易塑料棚。清晨,他把守护的滇金丝猴从夜宿点引到观猴点,给它们投喂松萝、苹果等,迎接上午来参观的游客。一见猴子精神状态不好,他会立马联系附近的野生动物救护站。猴子午睡时,他赶紧扒拉口饭。

    余建华今年69岁。从十四五岁到45岁,他主要以打猎为生。曾经,响古箐周边不少村民为生计上山打猎、砍伐树木,滇金丝猴栖息环境受到影响,猴群数量一度减少,保护形势严峻。

    改善生物栖息地是生物多样性保护的基础。1983年,云南省政府批准建立白马雪山省级自然保护区(1988年,获国务院批准升格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随后在德钦县林业局设白马雪山自然保护区管理所,下设霞若、叶日两个保护站以及书松试验站,由此拉开了滇金丝猴保护的序幕。那一年,现任云南白马雪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护局副局长的钟泰被招录分配至叶日保护站,成为第一批专司保护滇金丝猴的工作人员。

    刚到保护站工作的情景,钟泰至今难忘:“当年来保护站,要先坐卡车到德钦县奔子栏镇,再跟着马帮走3天。那时的保护站,连办公场所都没有,我们自己动手夯土垒墙建站。”一匹骡子,成为保护站4名工作人员运送物资的主要交通工具。

    建站不易,开展保护工作难度也不小。滇金丝猴栖息在远离人类的高山密林里,加之种群数量极少,很难见到。“跟群众讲要保护滇金丝猴,可它们长啥样,绝大部分人都没见过。”钟泰说。

    为协助科研人员调查滇金丝猴,钟泰和同事常常背着十几双胶鞋进山——跋山涉水,三五天就能穿破一双鞋,在山里一转就是10多天甚至一个月。功夫不负有心人,1985年底,钟泰同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的专家一道开展野外调查时,第一次见到了滇金丝猴,这才知道成年滇金丝猴通体黑白相间,并非川金丝猴那样的金黄色。

    10多年后,追踪监测滇金丝猴的队伍逐渐壮大,余建华就是其中一员。“你们不要打猎了,上山去寻找、巡护滇金丝猴。”1997年春季,时任维西县林业局局长的李琥找到余建华。县林业局还从很不宽裕的办公经费里挤出一部分,为每名巡护队员发放6元的日工资。就这样,余建华成为当地第一批3名滇金丝猴巡护员之一。